今天荼墨还是不会画画

一只鸽子,自闭话废选手,杂食,文笔渣,画画丑,安雷安⚠️
我超懒,我只是自娱自乐

那两个主播到底怎么回事?(1)

•ooc
•文笔烂
•废话居多(?

——

1.

安迷修,某平台知名唱见,多翻唱温柔的曲子,同样自己的原创曲也很温柔啦,同样也是个游戏主播,比较擅长射击游戏。长相帅气,翠绿色的眼睛就像深藏在仙境森林里的湖泊,声音就像暖阳一般,仿佛像一捧水温润着别人的心田。说话方式也是一等一的温柔,尤其是对小姐姐,但基本没有女友粉,只有妈妈粉。以“最后的骑士”这个名称在网络上活跃,网友以“骑士”“小可爱骑士”来称呼。

雷狮,某平台知名舞见、游戏主播,时不时的还会皮一皮搞一下鬼畜。翻跳或原创舞蹈选曲比较有节奏感,动作有力,主要以宅舞,街舞,爵士舞为主。比较擅长射击游戏、解谜游戏、恐怖游戏,只要雷狮足够皮,没有什么游戏是他玩不了的。长相同样帅气,睫毛长的连女孩子也羡慕的不得了,更不要说眼睛了,那双紫色的眼睛就像星河倒置,揉碎了繁星装入其中。个子高,腿型匀称,宽肩窄腰,声音也很好听。现在以“海盗Ray”这个名称在网络上活跃,网友一般都是以“老大”“Ray总”“雷总”“Ray鸽鸽”来称呼。

雷狮正摆弄着麦克风,如果麦克风不在五分钟内弄好,那么今天和粉丝说好的晚上八点直播吃鸡就又要鸽了,到时候动态评论里估计又有一堆跟着喊Ray鸽鸽雷鸽鸽的人了。

庆幸的是麦克风神奇般的在五分钟之内就弄好了,雷狮打开平台,开始了直播。“你们能听到吗?”雷狮戴上耳机又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位置,开口问到。

“听到了听到了听到了!!!!!”

“Ray总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啊啊啊”

“我反复去世啊啊啊啊”

随着直播时间的增加,观看人数同样也在增加,弹幕也越来越多,礼物刷屏也越来越多。一直到直播中出现了雷狮以外的一个声音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好,可以听到我说话吗?”这是雷狮的新队友,倒不像上几局的自闭队友一样不开麦,不仅不自闭,声音还好听,当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原本满屏的弹幕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“等一下……这……这是………………这是隔壁骑士吗?????????”

“这这这这这!!!!!!!!!两个最喜欢的人玩游戏排到一起了?!????????”

“允许我表演一个反复爆炸!!!!!!!!!!!”

“我靠今天是什么幸福Day???????骑士和海盗????!!”

“你好,能听到。”雷狮答应着,瞥到了弹幕的反应,不禁有些好奇,关麦就像在说悄悄话一样问道,“你们说的这个骑士是不是那个音乐区的那个啊?最后的骑士?”

“对对对!!!!!”

“老大原来知道!!!!!”

“明明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什么我的双眼自动加了cp滤镜!?!?!?!?!?!?!?”

“不得不说我觉得骑士和雷总的声音好配qwq”

“哦————是那个唱见啊……”雷狮自己嘀咕着。

安迷修看着这些疯狂刷礼物的ID,一时之间竟然手足无措起来,“大家慢点刷…………我,我读不过来了……”

“我今晚疯狂爆炸!!”

“隔壁跑来的www”

“+1!!”

“呜呜呜骑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啊!!!!!!”

“跳哪?”安迷修听到队友的声音,匆匆忙忙感谢了一波礼物就开麦回到,“您喜欢刚枪还是苟着?”

“哎您别这样喊我,我觉得你这样是在叫大爷,”雷狮听着安迷修的敬称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,即使自己的队友——安迷修看不到,“叫我Ray就行了,”雷狮说着点开地图,标下了点,“跳这吧。”

“大爷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大爷可还行”

“雷大爷考虑考虑您鸽了半年了的舞蹈视频吧要发霉了哈哈哈”

落地后物资说的算上肥,再加上两人技术都不错,第二波跑毒遇到敌人基本都能怼死,不仅如此还灭了一队抢了空投,现在两人可以说是肥得流油。

“已经决赛圈了,要不然现在这个房区苟一下吧?”安迷修看了一眼地图说道,只听到了队友漫不经心的答应了一声。

雷狮在房区里苟着也是没事做,两个人的房区绝对安全,只要不来人。雷狮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冲上来,毕竟有骑士架着,所以他就展开背包,把饮料一瓶一瓶的丢掉,丢完饮料丢止痛药。

“你在干嘛……?”安迷修看着自己队友迈着鬼畜的小碎步,走走停停,丢了一瓶又一瓶的饮料,有点看不明白。等到队友操作的人物不动时,就听到那边传来一声轻笑。

“来,吃药!”

安迷修“???”

“骑士:一脸懵逼.jpg”

“hhhhh这和我想象的Ray总不一样!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wdm哈哈哈头要笑掉了哈哈哈哈”

“原来雷总这么皮吗哈哈哈哈”

“Ray你正常点,”安迷修清了清嗓,“苟着,我们这边天命圈……”

“安静。”

其实雷狮并不算打断安迷修,算是安迷修说到一半突然停下,安静了几秒以后两个人就像是搭档好久了的队友,同时开口,“有脚步。”

“就这一队了,应该都在我们这楼楼下,没进屋。”安迷修说着,正在想要不要冲下去刚枪,雷狮早已经捡回饮料止痛药,操作着人物跳出窗外。

“刚就是了。”

游戏在这句话中结束了,雷狮最后一波跳窗开枪灭掉了楼下准备扔雷的两个人,成功吃鸡。

安迷修这边的直播间疯狂刷礼物,雷狮那边的直播间弹幕高喊“666”。

“雷总最后一波好帅!!!”

“爱了”

“这个男人总能撩到我!!!!!!!”

“玩游戏好好玩!!!别乱撩人啊!!!!!!!”

“我拉一下看看他还来不来。”雷狮这么说着,点下了邀请,本以为骑士不会进,竟然意外的同意了邀请。进局落地后两人就开始找枪刚枪,配合十分默契,就像是搭档了好久的两个人一样。

“为什么cp感会这么强烈……”

“他们真好啊!!!!”

“靠这也太默契了吧?”

“你会唱歌吗?”雷狮趁着开车跑毒的时间问到。

“会,但是唱的不是很好。”安迷修答应着。

“随便来一首?”雷狮又问

“你别嫌弃就好。”

“不嫌弃不嫌弃。”

“那我唱了,”安迷修清了清嗓子,轻轻的唱起来,“啊哈~给我一杯忘情水~换我一夜不流泪~……”

“hhhhhhhh原来骑士这么皮吗”

“好听好听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骑士唱什么都好听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停一停——”雷狮忍着笑,“换一首换一首。”

“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~”安迷修果然换了一首,甚至越唱越起劲。

于是游戏就在半路结束了,原因是因为雷狮听安迷修唱歌没有好好跑毒,车子一头卡进墙里炸了。

“头给我笑掉了hhhhhhhhhh”

“我 炸 我 自 己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”

“下播了下播了啊,”雷狮加上安迷修好友以后就关掉了游戏,撇了一眼时间,直播才两个小时,“都睡觉吧别秃了,晚安晚安。”

“咦老大今天下播好早”

“晚安!!!!”

“别忘了您说好的舞蹈视频!!!”

“Ray总晚安mua!!”

雷狮怎么可能会那么早睡觉呢,每天都会在变秃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他喝了口水,打开了“最后的骑士”的直播间,直播间里还在笑雷狮的开车技术,安迷修时不时也会因为游戏上的意外笑出声,很快弹幕都在嚷嚷着想听安迷修唱歌。

“嗯……唱几首我就下播啦,你们点歌吧。”安迷修这么说着,起身去拿来了吉他。

“只想看骑士露脸啊啊啊啊!!!”

“骑士露过脸哦,在好早以前,大概只有老粉看到过吧?毕竟骑士只是一不小心打开了摄像头哈哈哈哈”

“什么??骑士露过脸???”

“你唱什么都好听!!!”

“我觉得温柔的曲子真的好适合骑士!!”

安迷修看着有点让人眼晕的弹幕,艰难的挑出了几首自己会唱的歌,调整好了麦就弹起吉他唱了起来。

安迷修的声音真的很好听,加上吉他,就像一个少年坐在公园长椅上弹唱着温柔的曲子,像一阵微风携着太阳的温暖,像一束阳光落在街道上留下斑驳。

“谢谢海盗Ray的礼物——海盗Ray?!”安迷修唱完几首曲子就打算下播了,收好吉他刚想要最后感谢一下送礼物的用户,没想到就看到了这个让他有些惊讶的ID。

他不确定刚刚和自己一起打游戏的就是这个Ray,但八九不离十是这个Ray了。可他没有看过雷狮直播,视频倒是看过几个,但都是没有真声的,所以不知道Ray的声音到底什么样,也不敢随意下结。

“喔Ray总下播那么早是为了来看骑士直播啊?”

“wok现在这个Ray在疯狂刷礼物???”

“让我看看是哪个小家伙把我的周榜第一挤下去了”

“都别发弹幕了!!!要不然Ray鸽发弹幕骑士看不到!!”

结果弹幕真的清静不少。

“挺好听的,要不是你唱的好听我也不会把车卡墙里了。”在弹幕清静不少的时候,一条白色的弹幕就这么飘了过去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雷总车没开好是在怪骑士吗哈哈哈哈”

“Ray:我十分记仇”

“雷总:其实我车技很好”

“hhhhhhhhh骑士:这锅我不太想背”

“原来Ray喜欢听儿歌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是你让我唱的!”安迷修瞬间甩锅,确定了和自己打游戏的就是那个舞蹈区的大佬海盗Ray。

“唱正经一点的歌我也不会把车卡墙里!”明明只是一条弹幕,却明显能感觉到某种怨气。

“我唱的难道不正经吗?”安迷修想起自己唱歌的时候,多正经啊,唱的多认真多深情啊,竟然就这么被说了不正经。

“呵。”这条弹幕飘过后雷狮就没了动静,于是弹幕又重新炸开了锅。

“我真的,,觉得这两人cp感好强”

“一个骑士一个海盗wdm呀”

“我已经等着大佬们写的文了”

“唔下播了,大家记得早些休息,最近忙完了就会投新曲啦,”安迷修说着,撇了好几眼海盗也没有动静,“晚安。”

安迷修当然也不可能睡那么早,他收拾好桌面就开始给录音做后期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想的全是今晚和雷狮有关的事情,根本没法静下心去做后期。

于是咱们这位“敬职敬业”的唱见就成功的错过了雷狮发过来的消息。

“过几天有空吗?一起打游戏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.

早上真的好冷啊手都要冻僵了
(今天还是一个不会画画的(´-ι_-`)

今天还是一个不会画画的荼墨_(:::з」∠)_

因为画画不好所以自闭辽